幸福的小猫

[吏青][微靖克]灵魂摆渡之射雕

前言:1.这是看了刘智扬的欧阳克之后,想要给欧阳克一个好点的结局,是以这个想法为初衷所产生的脑洞。
2一开始想的是主郭靖×欧阳克,微吏青,因为按照我的脑洞,冬青出现的应该不会太多,但是写着写着,我发现其实我这篇应该算是主吏青,微靖克,因为靖克的中间发展没有写,冬青虽然一直到最后才出现,但一直陪伴在吏吏生命里,所以觉得他俩应该是主cp。但因为不是纯吏青,所以观看的宝宝慎入~
3.作者是个很久很久没有写文的人,而且没有校对,基本没有修改,所以质量……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写好,但是,也许有些角色还是会存在笔力有限导致不能传达作者意思的情况,所以宝宝们请尽量轻拍,多谢!哦哦,对了,HE。
4.如果看了这篇之后,有想要看靖克番外的宝宝请留言告诉渣作者,猫猫会尽快码出来的,如果没人想看,我就慢慢码,回头悄悄放到靖克tag下面,不会打扰到大家哒!
5.难道靖克tag真的只有我一个人T﹏T可怕,一个人撑起一个tag😂
下面,正文:

  一

  鬼丹——传说失去灵魂的摆渡人,吃了鬼丹,可以生成新魂。

  用七十年的阳寿交换来的鬼丹就在副驾驶座上,装鬼丹的袋子下面是一本被翻看过很多次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正是夏冬青那个小呆子的珍藏,之前被他落在444号便利店,后来便利店结业,书就到了赵吏手上,虽然一边吐槽夏冬青那个万年宅,这么老的书也能被他当做宝贝,故事也已经被翻拍N遍,家喻户晓,可赵吏闲暇时仍会忍不住翻看几页。

  书被保护的很好,配套的书签上还有夏冬青摘抄的一句酸溜溜的诗: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和他的人一样,天真,理想,又傻乎乎。

  赵吏坐在驾驶座上,车窗外,天色渐晚,有风凉凉的吹过。赵吏已经呆坐了好一会儿了,他向来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处事潇洒,决定了就会去做,绝不拖泥带水,既然下定决心,不惜背着冥王也要找回自己的灵魂和记忆,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最差不过烟消云散,鬼命一条,本就孤鬼一只,无牵无挂,何妨一试?

  赵吏心下一定,眼睛从窗外转向副驾驶位,一小袋鬼丹静静的放在一本书上,眼角的余光扫过那本书,伸着去拿丹药的手不由一顿,那个傻小子,自己若真的不在了,就他那圣父体质,心软轻信,一天到晚不被那群老油条鬼们欺负死才怪。

  想到这,赵吏不禁露出一个笑容,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一想到那个小家伙,自己总是会忍不住心软,微笑,总是忍不住不忍,不舍:“夏冬青...”赵吏喃喃自语,“说过陪你走完一生,决不食言。”说着,手上三两下打开装着鬼丹的袋子,抓起一把一口吞了下去。

  鬼丹下肚,赵吏顿感灵台一清,有什么自己过去的那么多年里缺失了的东西慢慢的汇聚到了自己的脑海,心中从未如此清明,身边的一风一物,一草一花,都在瞬间更加鲜活起来。赵吏心中一喜,但紧接着,更多的东西汇集脑海,脑袋被各种情绪回忆充斥爆满,赵吏只觉得头疼的仿佛要炸裂开一般,才将将回复清明的灵台一点一点模糊,赵吏咬牙强忍痛楚,仍抵不过越来越重的疼痛和眩晕,眼前一黑,倒在副驾驶座上:“靑仔...”

  二

  赵吏站在原地,一时有种时空错乱的不确定感,眼前是一间破败的酒肆,门口歪歪扭扭的悬挂着一块招牌“曲三酒馆”,可惜也许生逢乱世,酒馆已经荒废多时,渺无人烟。

  赵吏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这儿的,他的脑海混沌迷糊,迷迷茫茫的,好像眨眼之间自己就出现在了这里。他只记得自己名叫赵吏,是一名牵引灵魂的摆渡人,至于为什么要到这里,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想要仔细想想,脑袋却莫名的越来越疼,他不由的抬手敲了敲脑袋,努力收回思绪,不去想那些模糊的记忆,脑袋的疼痛才渐渐弱了下来。赵吏再试着想自己的过去,脑袋像要和他作对一般,他越是使劲去回想,头就越疼,他隐约感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什么人,一个对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天色已晚,看着眼前破旧的酒肆,赵吏决定先去休息一晚,无论什么,都等明天天亮了再说,到时候找个人多的地方打听打听,实在不行再联系本区的摆渡人打听打听。这样想着,赵吏抬腿向酒肆走去,却在抬腿的瞬间怔住了。

  从来的这个地方开始,赵吏还没有好好的打量过自己的装束,如今低头看,长长的僧衣,脚上一双再颇有禅意的僧鞋,赵吏有种强烈的违和感,他,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一身利落,来去如风,而不是穿着宽大的僧袍在这大土地上蹭来蹭去,这服装太墨迹了,长袍广袖,有欠潇洒。然而,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又异常的舒适合身,赵吏矛盾的摇摇头,不想了,先休息一晚再说。

  酒馆内并非空无一人,赵吏走近酒馆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人,还有一个新魂。他使了个法诀,让常人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只想借宿一宿,生离死别,爱恨嗔痴见过太多,他早已能做到置身事外了,是以,他进去后就自发的找了个离尸体和家属最远的墙边坐下休息。耳边传来那边一人一鬼的声音。老的那个人声悲痛沉重:“克儿...你还没有叫我一声爹呢,从此以后,这世界上,我没有一个亲人了...”

  年轻的那个新鬼一边抽泣,一边一声一声的唤道:“爹,爹爹,爹...”听着那新鬼的声音,赵吏心里不由一动,好熟悉的声音...睁眼,正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背影,赵吏有一瞬间想要上前,问问他们是否见过,可是理智却克制了他的脚步,他最终自嘲一笑,自己不过一个小小鬼差,此地之事自有当地的摆渡人处理,岂可越权,况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硕大的酒肆一共三人一鬼,加一个鬼差,赵吏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对面那堵墙后面,还有一男一女正在疗伤,不过,同是天涯过路人,这酒肆也不是他的地盘,他也入乡随俗,占了一角,再次闭上眼睛休息起来。大厅还回荡着老人的悲戚和恨意:“郭靖!克儿,你放心,我必将郭靖碎尸万段!”

  郭靖??赵吏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再联想到他一口一个克儿...难道...

  原来这老人正是《射雕英雄传》中的西毒欧阳锋,死去的人是他名义上的侄子实际上的儿子欧阳克,欧阳克被杨康所杀,但杨康杀他时用的是刻有郭靖名字的匕首,导致欧阳锋以为杀子的仇人是郭靖。赵吏还记得自己看过的《射雕英雄传》的情节,原以为只是小说,难道历史上还真有这么一些人?一时被人名激起了好奇心,赵吏打量起眼前的鬼来,难道这家伙真的是欧阳克?

  “欧阳克?”赵吏小声试探。

  欧阳克本在伤心,自己只顾美色,轻言轻信,纵横半生,竟死在完颜康那个小人手上,不知白白害了自己性命,现在还搭上了父亲,不仅要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只怕父亲还要中了完颜康那小子的奸计被他利用,一想到这里,欧阳克就止不住的悲愤,却冷不防听到有个陌生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回头:“和尚?哼!鬼鬼祟祟!找死!”一腔悲愤失意全数朝着赵吏发泄而去。

  欧阳克生前轻功已是数一数二,只是后来中了黄蓉的计,导致右腿残疾才间接落得现在的下场,现在他已是孤魂一个,自然不受肉体的羁绊,转身出掌,仅一瞬间,就飘到了赵吏眼前,指尖直直想着赵吏的咽喉打去,俨然已经忘了自己是一个灵体的现实。直到赵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冬青!”

  欧阳克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你能碰到我?!”一时间悲喜交加,只觉得抓住了还阳的机会:“是了,你是和尚,一定是位得道高僧!在下白驼山少主欧阳克!求高僧救我一命,我西域白驼山庄必定倾尽所有,报答先生救命之恩!”

  “你既知道我是和尚,就该知道,和尚不会让鬼还阳,”赵吏紧紧的盯着那张脸,一样,却又不一样,他记不清脑海中的那个影子,一点一点的片段断断续续,就是无法拼凑出一张完整的脸,想到这里,赵吏的头又痛起来,他不耐的按按太阳穴,“和尚只能帮你超度...”

  “不...我不想死!”一时间太多悲喜,欧阳克此刻最大的愿望落空,几乎崩溃,大声哭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想死...”一声一声,直到他慢慢将情绪发泄出来,声音才渐渐弱下来,欧阳克看着欧阳锋将他的遗体从他面前报出酒肆,看着欧阳锋将他放在柴垛之上,呆愣愣的,抬头,一轮红月挂在天边,静谧诡异,抬手一指,“和尚,你看,连月亮都变成红色的了...”

  赵吏抬头,只有在鬼的眼中,月亮才会变成红色...红色的月亮,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约了一个人,当月亮变成红色的时候,他一定会找到他,把他从地狱里抢回来...

  “我真的不想死...”欧阳克绝望的看着欧阳锋将火把扔到柴垛上,喃喃开口。

  ——“赵吏,我不想死...”

  记忆中有一张脸在这一瞬和欧阳克的脸仿佛重合:“青仔……”,身体比大脑更先一步行动,赵吏一手拉过欧阳克的魂魄,一手抢上前去,从柴垛上抢下欧阳克的尸体:“禁!”等到将欧阳克的魂魄封印进他的身体,赵吏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可是,已经晚了...

  “克儿!”欧阳锋大吼一声,要抢回儿子的身体。眼前这人凭空出现,深不可测,想他欧阳锋天纵奇才,爱武成痴,却头一次看不清一个人,这个和尚...可无论如何,他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欧阳锋向赵吏冲去,却慢了一步,赵吏已先一步带着欧阳克飘到了对面的墙边,欧阳锋瞬间转身,一个蛇拳,只听轰的一声,赵吏背后的墙就塌了大半,还想再进攻时,却听到一个弱弱的却清晰的声音:“爹...”

  “克儿!”欧阳锋大惊,眼睛惊疑不定的向赵吏和欧阳克看去,赵吏背后的墙壁后面,郭靖和黄蓉已经暴露,但此刻两人也一时没有回神,所有心神全被赵吏身旁欧阳克所吸引,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欧阳克还有些虚弱,但身上致命的伤口已经痊愈,右腿还微微有些瘸,却已经摇晃着向欧阳锋走去:“爹...”

  儿子失而复得,欧阳锋一时只觉上天眷顾,此生再无他求,拉着欧阳克便向着赵吏跪了下去:“大师,多谢大师救回小儿,大师有何要求,只要我能做到,必定绝无二话。”

  赵吏看着眼前自己一时冲动做的事情,一时无语...这么冲动,不像自己,反而像记忆中遗忘了的某个人...

  三

  赵吏并没有与欧阳克订立契约,记忆中,他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契人的,但那个人不应该是任何人,只能是...是那个让他开始冲动行事的家伙...

  欧阳克死而复生,经历了生死,一时颇有些看破世情的感觉,那天在酒肆里,大好机会,亲爹就在身边,郭靖黄蓉也已经暴露,他却并未赶尽杀绝,也未趁机杀了郭靖,反而帮着郭靖黄蓉护法,直到两人疗伤成功,直到江南七怪和黄老邪来到酒肆各自领会自家的徒弟和女儿。善良的都有些不像他了...

       这会儿他坐在临安最大的酒楼的窗边,还有这懊恼自己那日的鬼迷心窍,没有趁着天赐良机将黄蓉掳回他白驼山去。手里拿着一杯上好的玉楼春,欧阳克不由的叹了口气,只能闻闻香气,却不敢喝下肚。虽然活了下来,但按照那个和尚的话,现在他不过是活死人一具,若想还阳还需要最重要的一步,这一步,那和尚已经想了两天了,还没告诉他该如何做,不做最后一步,他就什么都不能吃不能喝,真的好饿啊...

  江南七怪虽不齿西毒的行事,但酒肆那天,若不是欧阳克帮忙,他们和黄老邪必然因为误会打的两败俱伤。故这次江南七怪与郭靖即将离开临安,郭靖也被各位师父选派出来跟欧阳克辞行。

  “上次在酒肆多谢欧阳兄弟相助,我和几位师父将要离开临安,特来与欧阳兄弟辞行。另外...”郭靖顿了一下,似有些许愧意,递给欧阳克一本手抄本,“这本是九阴真经疗伤卷的内容,你让你叔父,不,让你父亲研究之后,按照上面的方法,就可以医治你的腿伤了。”郭靖说完,目光灼灼的望向欧阳克,一如既往的实诚。许是在酒肆那夜对欧阳克叔侄有所改观,又不想失信将九阴真经全部交给别人,故只将疗伤的那部分重新默写了下来交给了他。

  如果是几天前,欧阳克听到这个消息,一定要乐的一蹦三尺高,可现在,他已经饿了好几天...真的没有精神再为这些事情激动了...虽然从疗伤卷就可以知道一向实诚的郭靖必然欺骗了自己和父亲,但事实已在眼前,书在别人的脑海,除非他心甘情愿,否则他和父亲是必然无法如愿了。郭靖虽然讨厌,但起码为人真诚正直,经历了阴险狡诈的完颜康,面对郭靖,欧阳克已经有些改观了。来而不往非礼也,郭靖投桃报李,欧阳克也愿意与他相逢一笑泯恩仇,又倒了一杯酒递给郭靖:“如此,我祝郭兄与诸位前辈一路顺风,来日有缘再见。”

  郭靖看看手中的酒,有些犹豫,西毒的名号谁人不知,眼前这只小毒物...郭靖见欧阳克拿着酒杯却没有喝的意思,只笑笑的望着自己,不由的将酒杯拿的离自己更远了些。

  欧阳克玲珑心思,瞬间猜透了郭靖的想法,不由有些恼怒,一把夺过郭靖的手中的酒杯,也不顾自己不能喝酒的事实,将杯中的酒一口喝下:“看来我是无缘高攀郭大侠了,恕不选送!”

  郭靖有些尴尬,不过毕竟与欧阳克也算刚刚相交,并无交情,故只是微微颔首,就要转身离开,却不料他还没转身,欧阳克就直直向后倒去,郭靖下意识向前一步,将欧阳克揽在怀里,只看到他满脸的汗水:“疼...肚子好疼...”

  欧阳克卧房内

  欧阳锋一脸紧张的看着脸色苍白已无呼吸的欧阳克,赵吏对欧阳克的胡来也是无语,明明坚持着不吃不喝的,结果为了和郭靖赌一口气竟然就破戒了,任性乖张,竟然连自己也不顾,这性子真是...不过他还要去找一个人,不能在此久留...欧阳锋煞气太重,与欧阳克此刻魂不附体的状态有害无益,要将他交给谁呢?反正自己是不能带着他的,转头,就看到郭靖紧张担心的脸。

  郭靖是《射雕》里的主角,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大气运之人,而且郭靖本身虽然憨直,但正气凛然,邪祟不侵,如果以他为中间人的话...

  “郭靖,现在能救他的只有你了,你愿意救他吗?”赵吏看向郭靖。

  听到赵吏的话,欧阳锋的眼光也瞬间向郭靖望去,郭靖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般,低头想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赵吏:“我愿意!”

  “先别回答的那么快,欧阳克是什么性子你很清楚,”赵吏悠闲的斜靠在桌边,眼神却是说不出的严肃:“如果救他,需要你长时间的看着他,管着他,付出你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还愿意救他吗?”

  “他虽然屡次调戏蓉儿,也屡次轻视与我,但,”郭靖犹豫了下,回头看看床边紧闭双眼的欧阳克,“我总觉得他并非恶人,既然现在有办法可以救他,我愿意!”

  “好!一言既出。”

  “绝不反悔!”

  “好,”赵吏看向欧阳锋,“欧阳先生,麻烦您出去一下,不要让任何人闯进来,我现在就救他。”

  房内只剩下赵吏,欧阳克和郭靖三人,赵吏向着床边欧阳克离体的魂魄:“你愿意通过郭靖和我订立契约吗?”

  “只要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我愿意!”

  “好!”征得两人同意,赵吏开始为两人结契。礼毕,欧阳克的颈部浮现一个郭靖的靖字,赵吏将欧阳克的手放进郭靖手中,看着他道:“从今往后,你就是郭靖的契人,如果你离开他太远太久,你死,如果郭靖死了,你死...你们的生命休戚与共,不过,待你真心真意做满1000件善事,即可解除契约,成为一个自由的活生生的人。”话毕,赵吏瞬间消失在目瞪口呆的欧阳克和郭靖眼前,原地只余留下他最后的一句话:“我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我要去找他了...”

  四

  “所以,你吃了鬼丹之后,穿进了我的这本《射雕英雄传》里,而且因为你的出现,改变了书的故事走向??所以金庸大大原来的CP其实是郭靖和黄蓉?所以欧阳克其实早就应该死了?所以郭靖和欧阳克最后在一起,都是因为你??”冬青看着赵吏,小小的撇撇嘴,不太相信这个大忽悠,“哼!那你说,你是怎么出来的呀?”

  “我...”赵吏看着眼前的夏冬青,那双呆萌萌的大眼睛正颇不服气的望着他,让他忍不住笑起来,抬手揉乱他的一头呆毛,“我当然是找到了我要找的人,所以就回来了。”

  “你不是失忆了吗?又在不熟悉的地方,有这么容易找到?”夏冬青继续连珠炮似的发问,赵吏无奈:“青仔,你怎么能这么不相信我呢?我会伤心的。”

  “呵呵。”夏冬青斜斜的瞥了一眼佯装受伤的赵吏,“那你就继续伤心吧,我要看书了。”

  将《射雕英雄传》翻开,夏冬青盯着书中的一处,欧阳克自从跟郭靖在一起就好甜啊,最喜欢这一对CP了,将自己最喜欢的一段文字又温习了一遍,夏冬青将书签重新夹进书里,将书放进自己的小书柜。

  “哎?冬青,”赵吏后知后觉的走过去,站在夏冬青的背后小声抱怨,“这本书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夏冬青转过身:“明明就是...”我的两个字含在口中,赵吏这个家伙,也靠的太近了吧...

  赵吏低头,看着夏冬青呆愣愣的样子,近在咫尺。将从织女那里借来的暂停沙漏取出,时间一瞬间凝结...赵吏低头,轻轻的吻上夏冬青的嘴角:“青仔,我早就说过,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会陪你走完一生...”

  沙漏结束,时间继续。

  夏冬青看着眼前的赵吏:“刚刚...”

  “青仔...”赵吏打断夏冬青的话,“我有很多秘密都想告诉你,等我找回完整的我,等你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完整的赵吏,我会全部都告诉你,在这之前,你就先保留你的疑惑,陪在我身边,好吗?”

  “...好。”我等着你,到你愿意把所有秘密都告诉我的那天。

  FIN

评论(9)

热度(36)